昌宁新闻网 >> 资料区

脱贫有骨气 独盖一院房



昌宁新闻网   发布时间:2017-08-07 11:24:08    本网     字体:
手机移动用户可到营业大厅免费订阅"昌宁时讯"。
  一头油腻腻的浓密卷发,三件满是油渍的中山装叠套在一起穿,高高卷着裤管,脚下的迷彩胶鞋早已分不清了颜色,56岁的山里汉子普加用背着一只装着铺盖的化肥口袋,从湾甸乡的水利工地搭了拉水泥石料的车子,又徒步翻山越岭,赶回了漭水镇老厂社区上寨村民组。一来送工钱回家准备夏收;二来赶着回来参加寨子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民主评定。别看他满口黄牙,一脸黝黑,身材矮小,衣袖总长过手掌,一副懦弱的样子,但在这一门普姓的寨子家族间,却实实在在是个人人敬重的汉子。族人都等他回来掌公道呢!为啥?这汉子硬气,独自一人盖起了一院房子!

  入夜,村民组长家的面房楼子的火塘边,早聚满了族人户长,火塘吊钩上的炊壶突突往外冒着白汽,浓烈的小罐茶香味和着呛鼻的旱烟味使得空气有些凝重。大家都默不作声。有的在盘算着无论如何也要争个贫困的帽子享受政策;有的在盘算着怎样表态才不至于在这民主表决中得罪下人。

  “国家政策好,该扶持的不能漏掉。但,不该扶持的,也别争,人要有骨气!”普加用敲敲烟锅,开始了发言。

  二十多年前,大跃进砍光了寨子周围又粗又密的大树林,山脚洼子开始大堵大堵的坍塌,普加用家矮小的祖屋眼瞧着就要被拉垮。一家老老小小七口人,父母老病,两个妹妹上学,娃娃还小,土地贫瘠,混个肚子圆都吃力,却又遇上了房子要垮,愁得普加用整宿整宿睡不着。夜里望望四围黑乎乎的大山,再想想仓里不多的粮食,又想想快垮的房子,再想想哪能借上点钱,想来想去,除了焦愁,啥路子都没有!可坍塌的山不等人啊!普加用不得不在山梁子那边赶忙搭了个窝棚,把一家人搬到了安全的地方。逼到了绝处,普加用横下一条心:自己动手盖起了房子。

  挖地基,自己带着全家老小齐上阵,一锄头一锄头的挖,白天挖,夜里也挖,两月时间,地基平整好了。砌石脚,他自己带了千金撬子独自进山撬石头,人背马托拉回家,又三月,够了。缺木料,独自一人拆老屋,再买的买,要的要,换的换,又三月,也够了。烧砖烧瓦,就跑到寨子里找同样要盖房子的人家商量,互助合作,一起烧,轮流用。就这样,两年多时间,普加用硬是独自一人盖起了一院房子。虽是冲土墙,虽是矮小,但这方圆几里可人人见了都佩服。

  盖房子多少欠下了工,欠下了债,又加上两个妹子得出嫁,可家里的收入半分没多起来,压力还是重如山。普加用就凑了盘缠到澜沧江东岸去赶骡子卖,风里雨里,翻山越岭,餐风露宿,渐渐累积了些垫本,又一件一件操办了老人的丧事,置办了妹子成家,供完了孩子读书。可几十年苦下来,家里还是拮据穷困。

  但这一生接踵摩肩的困难折磨,早练就了普加用不怕苦难的勇敢担当。五十多岁年纪,他园边地脑种了些核桃茶叶,就又背上化肥口袋揣上铺盖,跟着工组出外打起了工。挖土方、抬石头、砌石挡墙,干最累的活,吃最简单的伙食,每年,都能给家里赚回两万钱。

  “人活着,要有心劲,要有志气!”建档立卡贫困户民主评议表决的会上,普加用悠悠讲起了自己走过的大半生,在场的族人都一个劲的点头,有几家就爱哭穷就爱贪便宜的人家,纷纷闭上了嘴,悄悄地朝后缩了!

  苍茫的澜沧江岸,普加用独自一人盖起的一院房子,猪牛满圈,桃梨挂满枝头!这是他一生永远的骄傲!(普坤祥)


责任编辑:吴再忠 杨晓华           

我要说说 】 【 打印 】 【 推荐 】 【 关闭



热点新闻

外眼看昌宁

编辑推荐

焦点专题